🌸落娴🌸

无论结局怎样,我都愿意沉浸在这场梦里,因为它,太美了......

【晓薛】打一架不如亲一下(第一章)

私设他俩活了,然后薛洋表示我再也不要跟晓星尘搞在一起了,把心思放在了仿制一个阴虎符上。很不巧的是被晓星尘知道了,然后把仿制阴虎符抢了......(突发奇想的脑洞)

第一章

“晓星尘你凭什么!”薛洋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全都甩到了地上,“我所有的辛苦都白费了!”

薛洋现在的心情就是杀一千个人也难以平复的,他的思绪又回到了早晨。

“按照我以前的记忆重新做的,应该不会出错。”薛洋一个人站在树林里,正准备试验仿制的阴虎符可不可以用,突然身旁旋起了一阵风,令他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他并没有看到一个人,他专门选了这个僻静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人,是我多虑了吧......”

他又拿起阴虎符,正准备使用灵力,忽然眼前晃过了一抹白影,他手中的仿制阴虎符便被抢去。

那人的动作太快,薛洋还来不及看清他的脸,“你谁啊?”

薛洋见他没有要逃跑的意思,便想去把阴虎符夺回来。

待那人站定,薛洋看到他的脸,却愣住了。他的模样是那样熟悉,双目前系着一条纯白色的缎带,一瞬间,薛洋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曾经的那些记忆。

“你......”薛洋先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但随即眼神中又露出了仇恨的目光,“多管闲事,还给我!”说着又要上去抢。

晓星尘的表情并没有变化,只是极快地往旁边一侧身,“唯一能让你提起兴趣的就只有杀人吗?”他的语气很平淡,薛洋判断不出他的想法,却因他一闪身,差点摔了下去。

出了这样的失误,薛洋的情绪更激动了。他拿出降灾,一转身,就要往晓星尘刺去,“是不是都不要你管!”

晓星尘见他动了杀心,连忙抽出霜华,挡在身前,“你打不过我的。”

果然,没下几招,薛洋很快就占了下风。当他正考虑着该怎么办时,晓星尘却绕到了他身后。“你......”“我必须把它带走。”说完就打晕了薛洋。



一个短篇的小甜饼啊

尽量在期末前更完

(这是不可能的( ï¾‰Ð”`))

爱你们(๑˙。˙๑)


【晓薛】梨花梦(食用指南)

这个食用指南最好看完了原文再看哦(^_^)

(没看过的可以去我主页看)

这个梨花梦呢,是我在写完所幸不曾负后面突发灵感想写的。

所幸不曾负主要是洋洋用真心打动了晓晓(我习惯这样叫晓星尘)。

梨花梦主要是晓晓本来想把洋洋带回家观察的(就是看看他为什么会忘记以前的事,等等),然后通过后来的朝夕相伴发现其实他是喜欢洋洋的。

本来梨花梦的结局是晓星尘和薛洋对峙(就是大结局那部分)的时候,由于家庭纷争过于激烈,把洋洋逼跑了,然后过了三个月,第二年春天,梨花落下的时候,洋洋又回来,被晓晓看到了,然后......嗯,就是一个很敷衍的BE了。

后来因为不会写家暴现场,就改了结尾。

然后是全文注释:

第一章:时间是春天。第一句诗和结尾的诗是一首,自己乱编的。因为结尾有些改动,所以这首诗和全文就没什么关系了。

第二章:晓晓救了洋洋的时候,觉得他有待观察,就拐回家了。

第三章:时间夏末秋初。洋洋半夜跑到晓晓床前的时候晓晓是醒着的,他想知道洋洋会不会杀他。

番外:晓星尘特地说要咸的豆腐脑是想看看薛洋是不是还喜欢甜食(喜欢甜肯定是改不了的)。

第四章:时间秋末冬初(我知道时间线跳的太快了)。晓晓削梨子的时候刻意削成小兔子的样子,问洋洋有没有记忆。至于那个剑穗GPS就是晓晓怕洋洋跑了才做的。

(中间没写的这部分是属于比较甜的,就是朝夕相处,互生情愫之类的)

第五章:岚岚刺洋洋的那一刀让洋洋恢复了记忆。

第六章(大结局):洋洋醒的时候就都记起来了,打算试探一下晓晓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故意在话语中出现一点疏漏,导致晓晓走到一半,发现异常又返回去找他。洋洋他不想再跟晓晓纠缠来纠缠去,就装作他杀了岚岚,然后要么晓晓杀死他,要么他跑掉。降灾上的血是他自己在手臂上划了一刀流的血(那句“拿剑的手微微颤抖着”不仅是紧张,还有就是他自己为了取血划的伤口流了满袖子的血,他的手快没力气了),他本来以为在黑色衣服上晓晓看不出来,但他看出来了。晓晓的那句“你骗我”是指洋洋骗晓晓说他杀了岚岚,洋洋以为晓晓是说洋洋骗了他,让晓晓一直蒙在鼓里。然后晓晓抱上洋洋的那一刻洋洋才知道晓晓是什么意思。

主要晓晓就是在试探洋洋,然后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洋洋。

嗯,分析完了。

全文看下来的感受可以发在评论里告诉我。

真的特别感谢大家的支持~

但之前说的车目前是真的不会写,所幸不曾负是清水的,梨花梦写了亲吻,那下一篇......emm,慢慢来(假笑)。

下一篇估计要等到三个星期或一个月后吧,薛晓晓薛是真心好吃(「・ω・)「(这里表白作文大大)

还是小学生文笔啊。

推荐配乐《落》《春水积木》

爱你们哦💗


【晓薛】梨花梦(大结局)

晓星尘跪在床边,看着薛洋闭着的双目,他内心仿佛被细细的银针扎着。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他觉得他明明对薛洋的仇恨比喜欢要多,但是却好像有一种对他放不下的执念。

他不想让薛洋死。

在他和薛洋生活的这一年内,他对薛洋的依赖更甚,他难以离开薛洋。

他和薛洋的关系就像两条线,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在缠绕着,难以再分清是与非。

他还希望,这一次,是他等薛洋。

~~~分割线~~~

“薛洋你醒了!”晓星尘见薛洋的手微微动了动,急忙跑到他床边。

薛洋睁开眼,看见床边的晓星尘,他先愣了愣,接着,又嘟囔到:“晓星尘,我都要痛死了。”“那我去给你拿药。”

薛洋看他刚要转身,突然又说:“药不是没了吗,上次被我用完了。”

晓星尘被薛洋这么一提,突然想起来上次薛洋受伤的时候,药的确都用完了。

“我出去取药,你别乱跑。”“哦......话说那个黑衣服的道长干嘛要捅我,我惹他哪了......”薛洋话说到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像是在自言自语。

晓星尘听的一清二楚,但他却难以回答这个问题,便假装没听到。

~~~分割线~~~

晓星尘在宋岚临走前把所有的事都跟他说了一遍,宋岚觉得应该是有人把薛洋不完整的记忆注入了跟薛洋相貌一样的身体里,因为这个薛洋的手臂没有过伤痕。

不知为何,晓星尘突然忆起他临走时薛洋说的话:“那个黑衣服的道长......”

薛洋怎么会知道宋岚的身份?晓星尘一愣,接着加快了脚步。

他心底其实早已明白了原因,但他不愿意相信,走着走着,他干脆跑了起来,因为他有一种预感,薛洋要走。

~~~分割线~~~

薛洋一个人站在树林里,风吹着他的头发,刘海下的眼眸中现出了坚决,手中拿着的降灾上染满了鲜血,拿着剑的那只手微微颤抖着。

“薛洋!”晓星尘跌跌撞撞地在树林里走着,霎然看到薛洋手中血迹斑斑的降灾,愣在了原地,“你......”

薛洋冷笑了一声,打断了晓星尘:“是啊,我就是杀了宋岚,你自己收留的我,却没想到我会害死你的好友吧?”

“你......”晓星尘没有说下去,眼眶却微微泛了红,“你骗我。”

“呵,要不是宋岚划了我一刀,我还记不起来呢。”薛洋冷冷地说。

晓星尘攥紧了袖口,向薛洋走去。看着晓星尘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他想,可能晓星尘会杀了他吧,但这样也好,省得再纠缠不清。

纵使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忍不住伤心,眼眶也红了。

晓星尘在薛洋面前停住,他就这样待了一会,正当薛洋想要开口时,他却抱住了薛洋,“你别再骗我了。”

晓星尘的衣袖是白色的,在他碰到薛洋手臂的那一刻,在黑色衣服上看不出来的红色显在了晓星尘的衣袖上,染红了一大截。

薛洋一愣,他以为晓星尘不会看出来,但随即,他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的所有憋在心中的情绪都随着眼泪情不禁地随着脸庞流了下来,“嗯。”他说得很坚决。

晓星尘吻上薛洋,薛洋也勾上了晓星尘的脖子,此刻,岁月都会停留。

不管从前发生过什么,只要我知道,我心悦你,便足矣。

(完)


记得看后面发的食用指南哦(^_^)

一定一定


【晓薛】梨花梦(第五章)

#辣鸡文笔预警#

“哎呀,你就带我一起去嘛~”薛洋站在门口,第n次重复这句话。

晓星尘走出门槛,回头笑了笑,“那今天就没糖吃了哦。”

薛洋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晓星尘看了一会,“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噗......”门外的晓星尘不禁笑出了声,也不知何时,他们彼此之间有了这种互相离不开彼此的感情。

当然,他们自己是感觉不到的。

~~~分割线~~~

“居然不带我一起去,”薛洋趴在庭院的桌子上,一边无聊地把手里的花的花瓣一片一片的撕下来,“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出去,急死你。”

薛洋打开门,看见门前的树林不再是苍翠欲滴,地上落下的落叶都枯了,原来一转眼,他们都在一起住了快要一年了。

之前薛洋很想离开这里,因为他一直是个随心所欲的人,没有谁能让他一直呆在他身边过。

可自从和晓星尘朝夕相处了这么久,无论是喜,还是忧,他发觉这样也挺好的,他不想离开晓星尘了。

(感觉自己在写大结局是什么回事?)

薛洋没有锁门,就只把大门轻轻一掩,就出了门。他没有把降灾带出来,原因就是不想让晓星尘找到他。

晓星尘也没有告诉薛洋他去哪里,只是在临走前说他中午就会回来,然后就是一堆不让他乱跑的话。

“每天闷在屋子里真的好无聊啊,”薛洋因为心情太好,在原地转了一圈,差点摔地上,“但没有晓星尘好像也蛮无聊的。”

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但是薛洋的目光就是瞥到了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身上。(这个人不是宋岚也得是宋岚)

他和晓星尘很像,但是眉宇间却带着一股晓星尘没有的凛冽之气。“但他长的好好看,就比晓星尘差了一点点而已。”薛洋心道。

薛洋本想继续向前进,但突然见他似乎在往他们的住处走去,立马调转了头,跟在他后面。

走了一段路,他果然在他们的住处前站住了,他走上台阶,正要敲门,“晓星尘不在,但你可以先进去等会。”薛洋走到他身旁,打量着他。

“薛洋......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死了吗?你为什么会知道星尘的住处?”宋岚抽出拂雪,用剑抵上了薛洋的脖颈。

薛洋一头雾水地看着宋岚,“为什么你们都要说我死了,我明明活得好好的。”

拂雪的剑锋在薛洋的脖子上印出了淡淡的红痕,薛洋下意识地想避躲开,但宋岚却没有想把剑放下的意思,而薛洋的配剑现在也不在他身边,他现在说白了,就是死路一条。

“你别再装了,你这样只会令人厌恶!”宋岚一挥拂雪,薛洋还来不及闪躲,肩膀上就已经流出了暗红的血迹。

他感觉到这种痛好像很熟悉,让他感到绝望、无助,却又难以用语言去表达,如同心绞。

“子堔!”晓星尘还来不急从远处跑来,就看到薛洋已经昏倒在地上。


Q:为何手残作者突然诈尸码起文章?

A:因为明天期中考试🙃🙃🙃

能不能祝福一下我......

上一章忘了加标签......对不起

岚岚出场了,离结局也不远了(微笑)

我把原定的刀子改了一下,考试过后会加速码文的~

因为我好想快点写新文

还是晓薛

如果有什么灵感可以跟正在编剧的我说哦(^_^)

复习去了......


梨花梦(第四章)

霜降时节刚过,正是万物丰收的季节。


晓星尘早上刚起来就看到薛洋房间的门被打开着,脑子里第一个删过的念头就是他又跑了。


“你以为我又要逃跑啊。”晓星尘听到薛洋声音从他上方传来,抬头一看,见薛洋坐在梨树的树枝上,单手托着下巴,一副不理尘世的样子。


“你怎么想到要到树上去的?”晓星尘硬生生把那句“你再逃跑就不是关三天的事了”逼了下去。


薛洋突然笑了起来,“就是为了逃跑啊!”他仿佛觉得这样很好玩,但转念又想到不知道晓星尘会不会再关他几天,又收敛了些。


晓星尘知道薛洋骗他他也没有生气,“你小心,别从树上掉下来。”说完就转身要走。


薛洋看到晓星尘居然没有生气,便把身子向前顷,想看看晓星尘脸上的表情。


晓星尘发现了薛洋的动作,怕他掉下来,又在原地转过身,“你这样很危......”

“啊——”果然不出晓星尘所料,薛洋就这样从树上掉了下来。“救命......”薛洋后面被晓星尘接住后把头死死埋在晓星尘怀里,一句话也不说。


晓星尘察觉到薛洋的异样,问:“你怎么了?”“你说......从树上摔下来会不会死啊?”薛洋抬起头,看着晓星尘。


“你......为什么会问这个?”晓星尘听不懂薛洋的意思。“没有......我只是想,为什么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你都会救我。”


晓星尘听了这句话,心中一空,但薛洋却又接着话茬说了下去:“那这就证明你不是我想象里的坏人。”


“可能也是我们本来就有缘分吧......”


薛洋突然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动作很奇ai怪mei,一下子跳起来,“我饿了......”“那我去做饭。”晓星尘也意识到好像有那不对,匆匆离开了。


~~~分割线~~~


“如果你想去摘梨子,直接跟我说一声就好了。”晓星尘把一盘切成一块块小兔子形状的梨子摆在薛洋面前。


薛洋拿起一块,仔细端详了一会,“你还会把梨子切成这么可爱的样子,我都不忍心吃了呢。”


晓星尘没有吃,他看着薛洋,不禁问:“你不觉得......这个小兔子有些眼熟吗?”


“好像......有点吧......”薛洋很奇怪晓星尘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晓星尘注意到方才的失言,没有再说下去。他看到薛洋的降灾放在桌上,剑柄的剑穗上的珠子发着淡淡的光。


他拿起降灾,往剑穗上的珠子注入一丝灵力。薛洋一抬头,忙问:“你干什么?”


“这样我可以知道你在哪里,”晓星尘把降灾放了回去,“不然你跑了我找不到你。”


(洋洋:我怎么觉得这句话怪怪的?)


居然没有掉粉

我觉得文笔越写越差😂

艾辰的新歌《落》好好听~

快要期中考试了

微笑面对生活🙃🙃🙃


从来不好好上道法课的我( ̄▽ ̄
(我不仅会毁文,还会毁图呢~)
三天假期已过,乖乖去码文(微笑)

【晓薛】梨花梦(霜降贺文)

“你再不出来饭就冷了。”晓星尘第n次敲着薛洋的房门,“我不要!”薛洋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无理取闹地说。
自从晓星尘因为薛洋逃跑把他在房间里关了两天之后,薛洋就从心里发誓要绝食。
“那我就出去了。”薛洋一听,连忙推开门,拉住晓星尘的袖角,“晓星尘~你看我在房间里闷了那么久,你就带我出去透透气嘛~”
晓星尘把薛洋的手从衣袖上扯下,“那你吃不吃饭?”薛洋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晓星尘,“你......好吧,我吃。”
~~~分割线~~~
“哇——好久没出来了,外面好棒啊!”薛洋和晓星尘在人群熙攘的街市上走着,薛洋一脸幸福地左右张望,晓星尘却默默地看着薛洋蹦蹦跳跳的背影,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晓星尘你怎么了?”不知何时,薛洋已经绕到他身旁,看着晓星尘像发呆一样的神情。
晓星尘一惊,“没事......哦,薛洋你要吃豆腐花吗?”薛洋仿佛等这句话等了好久,挽着晓星尘,“好呀!”
晓星尘突然觉得自己像带着一个小孩子一样。
~~~分割线~~~
“嗯......晓星尘你吃甜的还是咸的?”薛洋眼睛发光地看着热热的豆腐花,没有注意到晓星尘的神色。
“咸的。”“可我想吃甜的诶......”“那就甜的吧。”晓星尘一脸无chong奈ni。
薛洋尝了一口,皱了一下眉,“不够甜。”晓星尘抬头看了看薛洋,仿佛怕他又要掀摊子,正想开口,薛洋却打断了他,“但不过是小星星请我的,这么一想就好吃多了......晓星尘你怎么不吃了?要我喂你吗?”晓星尘愣了一下,“不用......”
~~~分割线~~~
薛洋和晓星尘就这样在外面乱逛了一天。在日暮时分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家卖剑穗的店铺。
“晓星尘你平时用剑穗吗?”薛洋拾起一条淡黑色的剑穗,仔细看了看,那剑穗做得很精美,中间连有一颗小小的珠子,还发着淡淡的光。
“以前用,”晓星尘看薛洋专心致志地挑看剑,“现在不怎么用。”
“你看你看,”薛洋凑近晓星尘,把手中淡蓝色的剑穗在晓星尘面前晃了晃,“这个蓝色的很适合你的剑诶,你的剑会发着白色的剑光。”
“你知道我得见叫什么名字吗?”“不知道。”“叫霜华。”晓星尘抬头看着天边,“霜降的霜,荣华的华。”
薛洋一边付钱,一边回头看着晓星尘,“是吗?那好巧呢,我的剑叫降灾,也是霜降的降,灾难的灾。”
薛洋走回晓星尘身边,又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当初要给它取这个名字,我失忆以后见到的那个人告诉我它就叫降灾。”
晓星尘听了,神色沉了几分,但却说:“那叫降(xiang)灾可能会更好听吧。”
“是啊,”薛洋对他笑了笑,“今天集市上怎么那么多人啊?”
“快要到霜降了。”

文笔一样辣鸡(微笑)
四天里面赶出来的
这篇贺文让我元气大伤,可能下一篇文会晚点发
等我(爱你们)|・ω・`)

【晓薛】梨花梦(第三章)

薛洋和晓星尘就这样“和睦”地生活了半个月。
例如,晓星尘出去的时候,薛洋就会在屋子里乱晃,尤其喜欢去晓星尘的房间里。
自从被晓星尘第一次发现后,只要进一次,就会被关一天。
还好晓星尘是一个特别耐心的人,每次都会沉默地听完薛洋一边拍门骂他的话。
薛洋也不傻,不会骂得很难听,只是试探他的底线而已。
薛洋还是有点惊讶于晓星尘的无动于衷的,于是,他决定不辞而别。
~~~分割线~~~
月亮打在后院的池塘上,映出了淡淡的白光,薛洋看着晓星尘已经熄了灯的房间,突然很想进去看一眼他。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不会被他关在屋子里了。”薛洋这样一面想着,一面走进他的房间。
夜里的白月很亮,月光从窗外透了进来,打在晓星尘的脸上。薛洋跪在床边,看着他的脸,觉得心有点痛。
“我干嘛为一个不熟悉的人心痛啊......”薛洋为了逃避这个现实,一转身出了门。
他出到院子时,看到快要结梨的梨花树,在这呆呆地站了一会。
最后他还是不准备在这浪费时间,一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白色,接着就失去意识了。
~~~分割线~~~
当薛洋睁开眼睛,发现眼前还是那熟悉的一切。
“晓星尘你个衣冠禽兽——!”

特别敷衍的一章......
快要到霜降了!!!
粉丝破30发庆文(这句话表明了我懒得写)
(就是番外啦)

【晓薛】梨花梦(第二章)


“可恶......”薛洋捂着伤口,跪在地上,降灾上血迹斑驳。
薛洋看着还剩下的五六只走尸,心中大叹不妙,他出来夜猎,本来只以为在这个地区最多也只有二三十只走尸,没想到一下子就遇上了一百只左右。
薛洋用尽所有力气也敌不过这么多走尸,“看来今天是要死在这里了......”
他往降灾里注入了最后几丝灵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准备殊死一博。
突然,薛洋被人往怀里一揽,已经没有多少余力的身体顿时靠在了那人的身上,因为失血过多就迷迷糊糊地昏了过去。
他觉得那个人的怀抱很柔和,很温暖,能让他放下所有警惕。
霎时间,霜华淡白色的剑光把整片树林都映亮了。
~~~分割线~~~
“这是哪啊......”薛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自己躺在不知道是谁的床上,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看到自己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降灾被放在一边。
“谁动了我的佩剑。”薛洋是从来不会让佩剑离身的,别人也碰不得,要是有人随意动,那可是要被薛洋活剐的。
薛洋拿起降灾,走出了房间。他看到院子里芳草茵茵,一旁的梨花树上的花已经谢了,满是绿叶,还隐隐约约能看到枯萎的花托。
“你醒了?”晓星尘从门口走了进来,看到薛洋一个人站在外面发呆。
“你怎么阴魂不散的!”薛洋上下打量着晓星尘,发现他身上有血迹,是从外面染上的。
晓星尘看到了薛洋的动作,匆匆说了一句:“你伤还没好,不要乱跑。”
薛洋听到这,突然很想生气,但在晓星尘面前,他就是生气不出来,哪怕他一点也不适应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薛洋嘀咕着,却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还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乞求不掉粉......
觉得我要写刀的小伙伴们......其实还没写到那呢
可以配着镜花水月听,我超级喜欢这首歌的,歌词也是
我一定努力加更!

【晓薛】梨花梦(第一章)

#新文#
#文笔和以前一样渣#
#求不喷#
#ooc#
“误将落白作飘雪,入院唯见满枝空。”
晓星尘也忘记了这是他孤身在外的第几个月了,他只记得距离义庄那段往事,已经有一年多了。
他醒来后,宋岚跟他说薛洋已经死了,还有很多关于后来的事,但他没有记住那么多,他只是记得薛洋死了的这件事。
他刚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居然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是听说蓝启仁今天又罚一名蓝家子弟倒立抄家规一样(调节下气氛,感觉前面写的好沉重😂,放心,糖肯定是少不了的,别揍我嘤嘤嘤......),到了后面再回想起来,竟然有些的心痛,可他自己也感觉不到。
一日,晓星尘又日常出门瞎溜达,只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桌子碎裂的声音,“我就是掀你摊子怎么了?”
那嚣张的语气令晓星尘感到一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他往前面看去,是薛洋,一如既往掀摊子的薛洋。
“薛洋你干什么!”晓星尘怕薛洋伤到人,先一步制止住了他。
薛洋瞥了一眼晓星尘,“你认识我?”说完便一剑刺了过去。
“认识?”晓星尘看得出来薛洋没有起杀心,只是在试探他,就用霜华轻轻一挡。不过他对薛洋刚才的话感到奇怪,动作慢了一点,被薛洋划伤了手臂,丝丝的血迹渗出了白衣。
“多管闲事。”薛洋把降灾收了回去,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晓星尘一把拉住薛洋,“你怎么还活着?”
薛洋一脸不解地看着晓星尘,“我不活着我还能死吗?你放开我!”
“那你也得解释为什么划伤我。”晓星尘死死攥住薛洋的衣角,不让他走。
“我爱划谁划谁,又轮不到你管,”薛洋横行霸道惯了,倒是不适应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还有我根本不认识你,你给我离得远一点。”薛洋用降灾往衣角一划,挣脱掉了晓星尘。
“薛洋他......不记得我了吗......”

国庆节放文......
这次没有存稿了,写完就发,不然更新要等到猴年马月......
最近看见一个朋友被威胁删文,突然好怕(TAT)
国庆节尽量再更,我的剧情往往都是很离奇的😓
真的好开心(●°u°â—)​ ã€
(悄悄透露最近想写车......)